邹平股票配资

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好孕萌妻:秦家小爷心尖宠 > 正文 241 聊天
    “好。”

    接着,她们又参观了其他摄影棚,还有工作的大楼,她一出现,无一不引起轰动,公司的群里都沸腾了,都说今天台里来了个美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来的明星,听说是投资人之后,更是八卦起来了,打听她是什么来头。

    这一圈逛下来,秦露露都说累了,米娅竟然体贴的问,“要不要去喝杯咖啡?”

    “好啊。”

    两人进了台里的小咖啡厅,现在是下午上班时间,也没什么人来,她们点了两杯咖啡,坐着说话。

    到这会儿秦露露还看不出米娅是有些话想跟她私下聊,就有些天真了,她说:“米娅小姐,你这次特地来我们台里,仅仅是为了参观一下么?”

    米娅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我还有些私人的话想跟聊聊。”

    “请说。”

    米娅说:“听说你是时小糖的好朋友。”

    秦露露一听这开场白,微微一惊,没想到她竟然是冲着时小糖来的,心中微微警戒,“你有事要找小糖?”

    米娅说:“实不相瞒,我是时老师的乐迷,听说她最近正在筹备世界巡演,但是行程和售票信息都还没公布,我想能不能预留一个亲友席位给我,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秦露露一口咖啡差点呛着自己,她预想了很多种理由,甚至想到是不是南逸让她来的,目的是为了报复当年南家吃过的亏,谁知道她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不过她的警惕也没因此放松,她想了想说:“米娅小姐,这件事我要问过小糖之后才能回答你,至于她同不同意,我也不能勉强她,希望你能理解。”

    “放心,我不会为难。”米娅说,“我也只是想争取一个机会罢了。”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半天对于音乐的爱好的看法,秦露露这些年没少去看时小糖乐团的演出,也耳濡目染了不少,米娅更是各种行家,说起来滔滔不绝,让秦露露倒有些相信了,她好像真是喜欢,而不是装出来的。

    直到晚饭时间,她说自己有事,才离开了,临走拉着秦露露说下次再配资开户 ,颇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

    她一走,台长立刻找到了秦露露,“怎么样,米娅小姐满意吗?”

    “她挺满意的。”秦露露解释了她想拍摄节目的原因,台长点点头,“既然这样,这档节目就交给你的团队了,好好打磨,一定要出精品。露露,你可是我非常器重的员工,你的工作能力,我信得过。”

    “谢谢台长。”

    台长又问,“听说你们下午在咖啡馆聊了很久,都聊了些什么?”

    秦露露不太喜欢台长打量、探究的眼神,她隐去了两人聊起时小糖的那段,说:“米娅小姐对音乐特别感兴趣,我们聊了一些音乐的话题。”

    “原来是投其所好。”台长说,“喜欢音乐吗?看来得从这方面着手了……”

    本市某酒庄里。

    牧澄约了秦深和何宇出来喝酒,何宇觉得十分新鲜,“什么时候牧大医生有空请我们喝酒了?”

    “朋友介绍的,说这家新酒庄酒很不错。”

    “我记得你也不是很喜欢喝酒。”何宇说。

    “现在喜欢了不行?”

    “行,怎么不行。”何宇说,“话说你们两个一个有女朋友,一个有老婆,不觉得叫我来特别格格不入吗?”

    “今天并不是为了女朋友的事。”

    “这么说是有别的事了?”何宇也不傻,牧澄本身就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今天特地把他们两约出来,肯定是有事要说。

    牧澄也不绕弯子了,说:“是为了田小月的事。”

    秦深挑了挑眉。

    何宇“哟”了一声,似乎也有些出乎意料,田小月的事他也知道一些,他的看法可简单了,这种半夜借口工作找公司高管的人他见得多了,又不是明天项目就发布了,有什么事上班时间不能说,非得半夜说?

    这种人就不该留在公司。

    但现在田小月也算是牧澄的小姨子了,顾及牧澄的面子,他不好直接说,委婉问,“阿澄,你是不是不太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

    牧澄说:“田心都跟我说过了。”

    “也许她说得比较片面呢?”

    这话让牧澄不开心了,“我只说想谈谈小月的事,你就说我片面,这么急着撇清是什么意思?”

    “我的错,我的错。”何宇看他今天竟是带着气来的,连忙道歉,“我自罚一杯。”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你先说说,你了解的情况呗,你希望咱们怎么处理这件事?”

    牧澄脸色才稍微好些了,“本来这事轮不到我来管,小月也没有向我开这个口。”

    “那你想说什么?”秦深淡淡说了一句。

    “阿深,你什么意思?”

    何宇一看,刚缓和下来的气氛似乎又有些紧绷了,赶紧说,“他没什么意思,就是问问,是把?就是问问。”

    秦深继续喝酒。

    牧澄说:“我听说,她参加到你们公司的重点项目组,也是她的主管推荐的,说明她的工作能力确实得到认可,而且参与项目一来,她一直在努力工作,这点她的同事都是认可的吧?我认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证明她有问题,公司怎么能开除这么努力的员工呢?”

    “这么说,你是给她抱不平来了?”

    “是。”牧澄干脆的说,“阿深,小月跟我们一起出去旅行过,记得芳芳生病的时候也是她在照顾,连秦夫人也说她懂事,这是我们都看在眼里的,我不觉得她的人品有问题,反而是你们,对她有偏见。”

    秦深放下手中的酒杯,神色莫测起来了,“我们对她有偏见?”

    “难道不是吗?”牧澄说,“传出流言的是你的助理,她才是受害者,你却选择了把两个人都辞退,因为当天小糖去了公司,你不想让她吃醋,或者是她说什么,小月成了那个可悲的牺牲品。”

    秦深的眼神都犀利起来了。

    “过了,过了,阿澄。”何宇劝了一句。

    “牧澄,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你再说小糖一句,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牧澄冷笑一声,“是啊,有了老婆朋友兄弟算什么?”
三门峡配资开户青岛啤酒股票大牛时代官方网址海口配资公司快手抄盘配资深圳中豪配资公司米牛股票配资三门峡股票配资公司四川路桥股票新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