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平股票配资

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惹火甜妻:顾医生,我有喜了 > 第577章 发烧了
    顾谨言张了张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跟时一琪解释了。

    “要不你给赫连芦打个电话?不行给缪凯打电话也可以。”

    时一琪伸手挡着半张脸,一副轻咳的模样,道:“万一你们串通好的怎么办?我又不知道。”

    顾谨言百口莫辩。

    时一琪看着顾谨言有些憋屈的表情,将自己想笑的心情给埋藏了下去,一副认真的模样,道:“今天不想理你,你让我静静,明

    天再说吧!”

    做足了失魂落魄,黯然神伤的模样。

    时一琪转头走进了小顾岑的房间,顾谨言抬头看着时一琪缓缓而行的背影,一副伤心的模样。

    客厅内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

    顾谨言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里坐着。

    时一琪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心里想:刚才是不是演的太过分了?

    可是,她如果不给顾谨言一点危机意识,即使知道他和赫连芦之间没什么,但是两个人偷偷摸摸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说着她不

    知道的事情,她心里多少会有些膈应。

    如果放着这些事情憋在心里,持续发酵,早晚有一天会爆发的。

    时一琪闭上了双眼,心想,明天就好好跟顾谨言说一说。

    客厅里的挂钟突然敲击十二下,新的一天开始了。

    顾谨言被那“滴答滴答”的声音换回了神志,他抬头看向挂钟上时针和分针都指在了“12”的数字。

    只是一眼,他收回了思绪。

    这是第二天了。

    顾谨言站了起来,走到小顾岑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里面没人应。

    顾谨言就将手搭在门把上拧动,门没锁,直接开了。

    屋内漆黑一片,顾谨言走了进去,清晰地听见二个微弱呼吸的声音。

    顾谨言摸着黑,走到了床边,一双眼睛盯在床上。

    黑暗中看了一会儿,他将床边的台灯打开了。

    台灯是暗黄的亮光,不刺眼,却可以让顾谨言看清时一琪躺着的位置。

    时一琪身侧着小宝,一只手搭在小宝的身上,两个人占了床的一半。

    顾谨言看着将时一琪身上的薄被掀开,爬上了床躺在了时一琪的身边,将薄被盖好,又将台灯关了。

    屋内一片漆黑,顾谨言伴随着时一琪和小顾岑的呼吸声,也渐渐入眠了。

    ——

    翌日,早上。

    时一琪翻了个身,感觉身体有些伸展不开。

    她睁开眼睛,面朝着小顾岑的方向,小宝还在睡觉。

    她回头看向伸手,只见某人隔着薄被,将手臂搭在她的腰间。

    时一琪回想着,顾谨言昨日不是应该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吗?怎么又睡到她身边来了。

    时一琪伸手将搭在自己腰间的手拿开了,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去浴室里洗漱、洗澡,换了衣服。

    等她换完衣服,再回到小顾岑的房间,顾谨言和小顾岑两个人,摆着同样的姿势,右手放在右耳侧边,左手搭在小腹上。

    时一琪收回了视线,看向顾谨言,走了过去,右手拍了拍顾谨言露在外面、搭在小腹上的胳膊。

    渐渐地,顾谨言的眼睛睁开了,眯成一条缝隙,看向时一琪站着的方向。

    时一琪的人影在他眼里由模糊变清晰。

    “时时。”顾谨言的声音格外的沙哑,宛如钝刀摩擦桌面发出的撕拉声。

    只是喊了两个字,顾谨言就感觉喉咙处传来的刺痛感,让他止住了声音。

    时一琪察觉到顾谨言的异样,伸手摸向了顾谨言的头。

    顾谨言感觉额头被一阵冰凉覆上,感觉十分的舒服。

    时一琪摸着顾谨言的额头,发现,他的额头十分的烫手。

    “你感冒了?”时一琪爬上了床,伸手摸了摸小顾岑的额头,小孩的体温属于正常的范围。

    时一琪拍了拍顾谨言,道:“你自己房间睡,你感冒了,别传染给小宝。”

    “……”

    顾谨言愣了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身体有些摇晃。

    时一琪看见了,立马伸手扶住了他要倒的身体,为他的拖鞋从床边拿了起来,塞到顾谨言的脚上,扶着他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房间里的小顾岑翻了个身,噘着嘴嘀咕了两声,又开始睡的香甜起来。

    时一琪将顾谨言扶回了房间,让他躺在了床上,又将被子给他盖上。

    顾谨言感觉到身上发烫的肌肤,此刻被盖上了被子,顿时觉得十分不舒服。

    他伸手将被子掀开,右手搭在额头上,感受着自己此刻的温度。奈何他现在全身都在发烫,手掌心的温度和额头的温度一样,

    摸也摸不出什么。

    时一琪看着顾谨言将被子掀开,走了过来,将被子重新盖好,道:“你发烧了。”

    顾谨言顺着时一琪给他盖被子的动作,伸手一把抓住了时一琪纤细的手腕。

    顾谨言的手心炙热,时一琪的手腕却冰凉。

    顾谨言紧紧地抓着时一琪的手,沙哑着嗓子说道:“时时,我今天凌晨才进你房间的。”

    时一琪听着顾谨言突然说的话,愣了一下。

    他们昨天回来的挺早的,时一琪睡觉的时候是十点半。

    也就是顾谨言呆了一个半小时,到十二点以后才进了他房间睡觉的。

    z国这边日夜温差极大,白天温度高大三十多度,凌晨的温度大概只有十几度,甚至几度。

    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屋内没有开暖气,昨日又在水上乐园呆了一天,估计寒气入体,再加上晚上着凉,就发烧了。

    “嗯。”时一琪应了一声,伸手去剥开顾谨言牵着她的手,道:“我去让服务员送盒退烧药过来。”

    时一琪面上震惊,心里却有些“砰砰砰”的乱跳起来。

    她看着顾谨言还是没有松开手,便蹲下了身子,在传遍,像哄小顾岑那般柔声地说道:“乖,放手,我叫服务员送退烧药过来。

    马上就回来。”

    此刻感冒的顾谨言像个小孩子一般,听了时一琪的话,真的松开了手。

    “要回来哦~”顾谨言一双眼睛烧的迷糊了,看人都不太清晰,嗓子不仅沙哑,还疼痛的厉害。

    时一琪拍了拍顾谨言的手背,道:“嗯,我马上就回来。”
三门峡配资开户青岛啤酒股票大牛时代官方网址海口配资公司快手抄盘配资深圳中豪配资公司米牛股票配资三门峡股票配资公司四川路桥股票新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