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平股票配资

大神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阁主小姐别上钩 > 第九十四章 有惊无险

第九十四章 有惊无险

    一语未了,追兵骤至。

    二人迅疾逃命,然而路的尽头,却意外多了一排黑衣蒙面的高手,个个刀光森森,杀气逼人。

    二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随即默契的拿出兵器后背一靠。

    “你先找机会逃出去,不用管我。”娄式杰急忙嘱咐。

    “不,我们是文武配,永不言弃。”方映妍不肯同意。

    正说着,四个黑衣人同时杀将上来。

    方映妍毅然摁动玉指剑,先杀他个下马威。可是,银针到了高手面前竟然形同虚设,那四人只轻轻一个侧身,便将玉指剑躲得一干二净。

    少女一声惊叹,顿觉不妙。

    刀锋近处,娄式杰果断出剑去迎,一边护着她,一边与那四人纠缠,打的难分难舍。

    这时,辰妃的侍卫适时骑马赶到,呼啦啦围了一个大圈,形成包围之势。

    方映妍眼看娄式杰抵挡不住,心急如焚,忽然心生一计,对着人群大声呼喊:“慢着!靖安王妃在此,谁敢上前!”

    众侍卫闻言脚下一顿,不明所以。然而,那些蒙面高手却跟没听见般,依然对着娄式杰往死里去攻,招招致命。

    方映妍大步昂扬,缓缓走入侍卫群中,行至一匹马前,看好缰绳举起右手,缓缓揭下面纱,佯装要显出真容。

    突然,那手一转几十根银针瞬间飞出,马上的男人当即落马,其余侍卫避之不及。

    未及反应,少女早已抢过缰绳,迅疾跃身而上,朝着黑衣人群狂奔而来。她伸手又是一摁,银针飞处,娄式杰飞身上马,抱紧她逃之夭夭。

    墙根深处,一个冷冷的声音暗暗骂道:“废物!”

    四位高手面面相觑,乖乖跪地领罚……

    方映妍骑着马,直奔易得阁而去。到了阁楼外,早有人出来接应,二人飞身下马,躲进阁楼密室中。

    进了密室,二人不约而同的往地上一摊,累的气喘吁吁。

    末了,他们各自喘了口气,相互对视一眼,不觉一笑,尽释前嫌。

    “不错,挺机灵!”娄式杰先夸了句。

    “你也不赖,以一挡十。”方映妍回他一句。

    娄式杰忽然想起什么,眉头一皱,将头撇了过去,不再理她。

    方映妍弱弱道:“对不起……”

    娄式杰举手一挡,一脸嫌弃道,“晚了!”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谁信?”

    “真的,我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好。”

    “你才知道,早干嘛去了?刚才要不是我及时出现,你就一心嫁给他做妾吧!”

    方映妍脸一沉,撅着嘴道:“屁话,谁要做妾?”

    “不做妾做什么?做王妃?做你的春秋大美梦吧。”

    “娄式杰!”方映妍一跃而起,“别以为你帮了我就可以大言不惭!”

    娄式杰摇头道:“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难道你没看出来这局分明是给你摆的吗?好好的后妃管那闲事干什么?”

    “你说什么?没有证据休要胡说。”

    “我就是证据,从你出方府开始我就一路跟着你,那四个高手都是谁的你知道吗?”

    方映妍脸上泛过一阵羞红,“谁的?”

    “当然是御贤王的。”

    “不可能。”

    “你以为堂堂御贤王会蠢到出门只带一个车夫?”

    “那是因为他武功高强不需要别人庇护。”

    “他武功那么好瞬间就被人制住了?”娄式杰无可奈何地反问道。

    方映妍脸上一怔,似乎意识到什么。从他捉翠鸟的功夫来看,他的武功绝对不低,为何轻易就被制住了?难道他是故意的?她使劲摇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式杰说的对,今晚若不是他,你恐怕要悔恨终生。”

    刘景汐适时走了进来。

    “不,不可能,他绝不是那样的人。”

    “你才认识他几天?凭什么断定?”刘景汐再问。

    方映妍尽力安慰自己:“他的眼神那样真挚,他说的话那样真诚,我宁可相信他是因为爱我才这么做的。”

    “真正爱你的人会这样伤害你吗?”娄式杰忍不住反问,“一个女人的名节有多重要他不知道?他这样做分明是要逼你就范,一旦辰妃看到了你的脸,要么你就嫁给他做妾,要么你就终身不嫁,因为谁也不敢再娶你了。”

    方映妍辩驳道:“为什么是妾?明明是妻好不好?”

    “妻?”娄式杰冷笑一声,“你拿什么和方紫瑶比?她这样的家世背景也不过就嫁个老男人,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庶女凭什么嫁给大皇子为妻?”

    “不要再说了!”方映妍忽的一声咆哮,“对,我是庶女,活该嫁给别人为妾,这下你满意了吧!”泪水在她的脸上潸然而下。

    娄式杰方才意识到语失,急忙安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叫你认清形势,御贤王绝对居心不良。”

    “好孩子,别哭了,”刘景汐上前拍拍她的肩膀道:“娄式杰话的虽然难听,但有些事你不能不面对,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学会甄别善恶真假,不管御贤王对你是否真心,你们在一起终究是不行的。在大事面前,必须放下儿女私情。”

    方映妍无言以对,多少悔恨,多少心伤袭上心头,那张英俊的脸忽然变得面目可憎,但是她依然相信他的真心,只是他们是断然不可能了。

    三人出了密室,早有人来报方府的马车已经到楼下了。

    刘景汐点点头,安排娄式杰并几个武者护送大小姐回府。

    方映妍默默回到方府,未及踏入晴方院,就已见院内灯火通明,守卫森森,心下明了,缓缓入内。

    娄式杰紧随其后,远远就看见凝霜跪在地上抹泪。

    方承远正襟危坐于木椅之上,表情严肃,令人害怕。

    二人一前一后进门,不约而同地跪了下去。

    “娄式杰起来。”

    堂上声音不容置疑。

    娄式杰并不敢起,只道:“大人,都是属下的错,是我没有看好她,要罚就罚我吧。”

    “与他们无关,都是我咎由自取。”方映妍冷冷回道。

    “娄式杰出去,凝霜自去领罚!”

    随着大人的再次一声令下,那二人只好乖乖撤了。

    娄式杰慢慢关上门,本以为会听到一声怒吼,不想却只是谆谆相告。

    “妍儿,为父要怎么做你才能醒悟?”方承远语重心长道。

    “不必了,”方映妍沉声说道,“你放心,我与他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

    方承远一惊,愕然道:“你终于想通了?”

    “别问了,总之我不会再忤逆父母言,你们让我嫁给谁就嫁给谁,其他一切与我无关。”

    方承远一激动,上前扶起女儿道:“好孩子,你放心,为父一定给你寻个满意的姻缘!”

    方映妍面若寒霜,不为所动,只冷冷道:“我累了。”

    “好,你先歇着,有什么事明日再说。”方承远转身就去开门。

    方映妍也不相送,只默默回到屋内独坐窗下,悔恨、懊恼、神伤,说不尽的滋味袭上心头,眼角忽然扫到桌上一叠纸,一首首情诗悦然纸上,这些都是近日来自己相思发狂写下的。

    她心中一阵恼怒,拿起来就是一顿猛撕,片片白纸落了一地,像是自己碎了的心。

    门外,娄式杰躬身相送,方承远顺势赞道:“干的不错。”

    娄式杰诚惶诚恐,忙拱手道:“谢大人夸奖!”

    方承远并不多言,拂袖而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娄式杰脸上忍不住泛起阵阵笑意,内心无比骄傲自豪。

    原来,他早就猜到了方映妍会用这一招,只是一直在等,没想到终于等到了。但是,他不想直接拆穿她们,眼下她已经中了御贤王的毒,除了叫她看清真相,没有什么能说服的了她。所幸有惊无险,他的千里马之路又少了一道障碍。
三门峡配资开户青岛啤酒股票大牛时代官方网址海口配资公司快手抄盘配资深圳中豪配资公司米牛股票配资三门峡股票配资公司四川路桥股票新牛人